谁想|总会有一些雪落在心头

时间:2017-10-10 16:01 点击:2435次 来自:网络原创 作者:睹图
导读: 摄影|Erik Witsoe 作者|feu 早上起来,小区路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。踩上去有点滑,走几步能清晰地感觉到一粒粒雪籽。天还没亮,路灯和楼道里隐约有光,细密的小雪飘着,早起的人步伐总快一些。 这些天总是会想起刚来北京的那个冬天,住在前门南河沿简陋的小楼最顶层。某一天起床,发现屋…

摄影|Erik Witsoe

作者|feu

早上起来,小区路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。踩上去有点滑,走几步能清晰地感觉到一粒粒雪籽。天还没亮,路灯和楼道里隐约有光,细密的小雪飘着,早起的人步伐总快一些。

这些天总是会想起刚来北京的那个冬天,住在前门南河沿简陋的小楼最顶层。某一天起床,发现屋外漫天大雪,站在阳台的窗户上向南望,那一片没有被拆的平房顶上落满了厚厚的雪。飞雪掩盖了几公里外的高大建筑,喧嚣的北京城好像瞬间回到了很多年前。

楼下早市偶尔传来叫卖声,野猫嗖的一下从屋顶跃到蜂窝煤堆上。穿好羽绒服和雪地靴走到公交车站,热心的大妈提醒我慢着点儿。我喜欢北京的公交车,在不是高峰的夜晚穿城而过,就好像穿过几百年的霓虹和灯影。

那时在世贸天阶上班,拿着每个月4千多块的工资,和天天背各种名牌包的时尚人士一起坐电梯。年轻时愿望很简单,就是希望能有钱每天早上买杯星巴克。

毕业后想来北京,理由很简单,北京很大。大到一段同城的恋情可以随时变成异地,大到适合任何感情的销尸灭迹。

就像昨夜悄无声息的落雪,总能在你柔软的心里,洒下一点冰凉,然后心头一紧,踟蹰一会儿,继续前行。

作者:feu

一个永远会在半夜4点醒来的人

本栏目内容为作者原创投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原创投稿:请点击?这里

相关阅读